歡迎訪問to作文
你的位置:首頁 > 美文 > 原創美文 > 文章正文

小老板的稗史

時間: 2019-06-18 | 作者:不是我吧 | 來源: to作文 | 編輯: admin | 閱讀: 113次

  稗,念(bai)。小時候長在農村的都知道,你去給豬羊掘菜割草,地里這種野草長的最多最旺。地之污穢多生物,稗子草的眉眼酷象稻谷,結了穗也是稻米的樣子。

  稗史不是正史,算是生活的雞零狗碎了。

  小老板也是老板。本人一口氣做了十四年老板,基本嘗到了這種差事的多種滋味。

  所以有結論,人啊,特別是年輕人,想盡快提拔自己做成二大爺,那就快去做老板吧。還有,你想回過頭來再做一次三孫子,那就做老板吧。

  有一種老板不是真正的老板。因為這類老板雖也是總經理董事長的扛著銜頭,但屬于李剛之類的紈袴兄弟,或者扭著屁股招搖的雌兒。這類老板沒有睡地板的經歷,絕對沒有稗子老板的血淚史。這些老板基本上是皮影兒幕上驢皮刻的人獸演員,真正操盤的在影子后桌子底下。通常的稗子老板經營企業是賺錢,掙錢,煎熬著度日。人家這些老板弄錢比明火執仗的強盜要省勁的多。只要有批條,打個招呼,或者不吱聲靠名頭的品牌,有鈔票就如黃河之水天上來。鈔票長著腳自投羅網,估計那些煙火人家長大的平頭百姓永遠不會相信。可人間的戲臺正在一出出上演。這類特殊的老板所以不能解釋為辭典上的老板。因為他們弄鈔票是叫斂錢,圈錢,搶錢…。過程也簡單,叫姐夫,我爸,干爹,哥姐之類比劃幾下,這叫空手道生意,騰挪的比魔術還神奇。暴發,揚名,弄錢以百萬億萬為單位,把一塊塊肥肉吃到自己嘴中,人家不過做了個游戲。

  當然,這些個老板不會包括華為的任大爺,董明珠,BAT的二馬們了。他們今天混成了鳳毛麟角,扒開正史看仔細了,也是一頁頁的爬過來,字里行間浸透了血淚史。發財難啊,做老板難啊。

  2004年11月,接到一紙聘用令,我就正式做了總經理。也是如愿以償了。走這條路不是別人逼的,是自己做主選擇的。

  在機關是公務員,還有一官半職。并不是混不下去,領導本來想安排我到地市的實權崗位,我選擇了做老板。

  在機關工作其實很省心,耐往寂寞,踏踏實實做一根螺絲釘就是優秀人才。師古無過,循禮不邪,上司吩咐你做什么,你乖的像貓一樣做了就好。提拔重用呢,你就熬,熬的有了人緣,有了資格,還得活在你上司的眼中。如果你照書上寫的,嶄露頭角吧,才華橫溢吧,有人給你罩著還行,不然很快就是出頭椽子,大家一齊把你做掉。如果你心里多少還有點兒志向呢,也得把自己摁住,是龍就得盤住,是虎就得臥著。耐著性子等待時機,到有一天有伯樂賞識,或者孫子熬成大爺,出頭之日才來。否則,一只不被注意的蒼蠅一般,早晨起來飛進來,下班以后飛出去,驢一樣循環走磨道,累啊。

  恰好Y公司有缺,前任總經理退休。于是我就做了老板。

  在機關我還是實職干部,到公司后降成了虛銜。對我來說,反正沒有做官的癮頭。只想自己有自由身,還有獨立的意志。官不在大小,有座獨立炮樓即好。老板好哇,有職有權,指撥人花鈔票自在,翻手云覆手雨,可以隨意興風作浪。

  頭天坐在老板椅上,我心里喜滋滋的。看著寬敞的辦公室,整個兒身體飄浮在空中。而在單位,坐的沒有權架的靠背板凳。老板椅可不一樣,前后左右能隨意搖動。公司的員工對老板的態度,那和機關的同事之間不同。機關的小人物面對大人物,可以尊重,但沒有野心喂養,死豬不怕開水燙,懶得搭理也行。反正賺的錢是財政廳撥付,他官多大也不敢斷了你糧晌。

  企業可不是,老板對員工來說,就是天。老板完蛋了,公司垮塌了,買糧錢就沒著落了。跳槽找工作是苦惱事。所以員工對老板不敢不好。老板有天然的賦權,不喜歡你,可以告訴你,明早你卷起鋪蓋滾蛋吧。

  Y公司不大,交接崗時人員到齊,共十一人。多數是女工。一字兒排開坐著。我雖然沒有看帳本,但知道這些年經營一直虧損著。人活士氣馬走膘。虧損的員工哪有精氣神,一瞬間,我的心里掠過一股涼氣,這些就是我的兵啊,稀松趿拉的,怎么感覺都是灰頭土腦的,臉上一點兒鮮亮的菜色也沒有。

  公司芝麻大,但分管我的是副廳長。領導宣布完走時,我心里嘟囔,這個爛攤子,要毀掉我了。

  坐在老板椅上興奮沒過了三天,四面八方的煩惱烏云般涌了過來。

  胡總,帳上沒錢了。財務部會計說。正好在月底。

  胡總,手頭沒有業務,我們怎么辦?

  胡總,衛生間漏水了,修還是換?

  胡總,法院的傳票到了,駕校教練撞死撞傷案要開庭…。

  …

  能開心嗎,新修的廁所都沒有香過三天。

  我喜歡人們叫我“胡總”,但非常不開心稱呼后面說的一堆爛事。這亊得做主,那事得表態。聽的多了心情很不爽。

  那你們就不能主動處理嗎?

  不行,胡總,要花錢,又得求人,您得定個調子。

  這就叫老板。大小公司一樣,麻雀小五臟全。這是一個人家,老板天上的心得操,地上的雞毛蒜皮也得揀。

  老板不動,大家不知道怎么動。老板不吭聲,財務的錢花不出來。街面看到老板夾著皮包,鼓囊囊裝著鈔票牛的很,其實那是給自己壯膽,狗鼻子里插兩根蔥,麻痺的自己是頭大象。

  生存,造血,養人。六個字是魔鬼,天天會纏著老板不得安身。做老板日子飛快,怎么一眨眼又到了月底,啥也沒干出來,又得發工薪了。

  小公司幾苗人,帳上沒多少錢,就是小蓄水池的庫存,一天天往枯里走。誰急呢,老板。

  機關里干了20年,吃財政飯,端的牛皮碗,啥時也沒愁過。這下好了,企業是過日子,生活是靠自己打糧食。打不下糧食就吃余糧,吃完余糧去借糧,吃完借糧就扎脖子餓死,企業就破產消亡。

  公司十來個人都看著我。多少年來養活人的業務就是駕校造血。給我的現實很殘酷,我們駕校的訓練場地沒有,僅剩的五臺破車爬著,還背著一樁重大事故案件待審。

  企業破,虧損不怕,只要有人才。我們沒有人才,都只是運營駕校的熟練工。沒有幾苗人,還七七八八,日子不景氣還窮吵餓鬧。我還是外行面對內行。

  心里很急,無處下手。這下后悔了,怎么攬下這么一個鬼差事。

  就這么一個小企業,還叫國企,還是典型的怪胎。這個所謂的國企,自出生起公家沒有投資過錢。經營公家企業,資金不是最大的壓力。最重的難受是面子。面子是人的尊嚴。私人的企業九死一生,那是常態,只是為損失了財產心疼。給公家干砸了,那是身敗名裂。倒是可以灰溜溜的滾回原單位茍且,那從此在別人眼中,必定是個一事無成的廢物。

  得硬著頭皮走下去。當時已年近五旬,背水一戰了。

  幾座大山都得扛著。

  駕校將尋找場地,購買車輛。難啊,土地貴如油,哪里找?有錢什么都好辦,關健是沒錢。

  公司的寫字樓風雨飄搖。接到領導通牒,讓限期搬離。去哪里找窩子?愁哇。

  公司在高新區有片土地,荒草萋萋,經濟糾紛,兩年多了打嘴仗。我才到兩個月,土地局發來通知,要按規定對兩年未開發的土地沒收。哎呀呀。

  每天早晨一睜眼,想到的這幾個難題,血壓增高手冰涼。日日夜夜活著云里霧里。看人家別的老板花天酒地,悠哉悠哉滋潤的。

  我找到老板的感覺很難。

  每天早起自己鼓足勇氣。對著鏡子里瞅著無奈的自己,心中暗誓,一個男人,絕不能被所謂的困難打的爬下。

  兩年以后,那扛著肩上的幾座大山,被我一座座的搬去。老板椅上的我,雖然疲憊不堪,但總是找到點兒做企業的感覺。

  駕校恢復了運行。訓練場地一地難求。別人在歡天喜地過春節,我帶著司機小牛在市區的周圍不停的轉啊轉,倒是有合適的地方,可上門一溝通,張口一開價便把我嚇跑了。那年冬天的風吹的很猛,順著太榆路往南跑。直至到了晉中榆次鳴李村。在靠近同蒲鐵路的一邊,發現了一處百十畝大小的垃圾場。我心里有了感覺。和村長一打聽,還有門。租地費才10萬出頭。可是已經有水泥攪拌的企業在盯著。榆次還好說,我生長的地方,地緣關系有力。于是我動用了不少朋友,把這處垃圾場爭到手。帳上的百十萬全投資進去,終于把駕校運行起來。

  員工的冷眼我感受到,這里地處荒涼,離太原市區20公里,駕校生員難招,成本自然很大。關健是缺少得力人手,經營兩年,一個字,虧,兩個字,虧損。

  別的駕校在賺錢,我們就都喊叫難,難。生員招不來,教練敲詐,內部煙霧瘴氣。效益不好,人的心情自然不爽。嘰嘰歪歪,十分令我頭疼。校長換了一茬又一茬,仍不見有所起色。后來我下了狠心,把駕校承包給公司外的人。公司需要喘息,需要潛下心來做一件事,那就是培養培訓人。

  深深的體悟到一個問題,做企業把人擺順,那是頭道難題。一個企業投資多大,并不表明它的實力。企業真正的軟實力是人。有一批忠誠企業,準備和老板同呼吸共命運的男女,綁在一架戰車上與老板一同戰斗到底的患難兄弟,把企業當自家的員工,這才是企業真的財富,才是企業的硬資產。我們的企業就是這樣,大家都在鬼混,上班后簽了到,心卻跑走打醬油去了。

  中國的企業為什么短命,就是老板忽視了人的因素,一門心思,鉆到錢眼里出不來,而決定企業前途的人得不到保養,培養。大多一塌糊涂的快倒閉了,仍然不知道企業得了什么病。僥幸賺了第一桶金,都會頭暈,以為自己是賺錢的天才,夾起皮包貸了款辦了工廠,辦了公司,結果大部分活不過三年便完蛋了。交了學費以后,再開始第二波折騰。干的順利些的,也耐不住性子,跟上浮躁文化要發猛財做富翁,要做大做強。

  結果怎樣?尸橫遍野是企業界常見的景象。但浪潮創業,一浪蓋過一浪。沒有生過娃的,哪知道孕育孩子的痛和難過。

  痛定才思痛。企業難做,也簡單,難在一個人字上。把人心擺順,是我面臨的挑戰。我從沒有野心,考慮做大做強。企業人應該明白,什么叫大和強呢?那不是一句口號,大和強更多的貫注的時間因素。我給我的企業員工經常說,我們不求做大做強,而求活的命長。身體差點兒不要緊,經常自省毛病,活個大歲數,大伙兒互相攙扶著活的長遠,這又是生活,更是生命。不然,三年五年跨掉,大家又得東奔西顛去找工作,一輩子無根的浮萍一樣飄游,這才是悲劇。

  小老板最喜歡算帳。帳經常算挺好,成本概念。中國的中小企業都是民營,個人出錢扛風險辦企業養人,本身很累,但沒有幾個舍得花錢花力氣培養人的。結果是員工頻繁流動,生瓜再捂成熟瓜,付出的代價昂貴。養不住心,別想養住人。我國的企業均壽才三年,日本的百年企業二萬多家。

  我公司的員工是什么樣的?一起到公司十年了,在集體活動時,說話還臉紅。企業的員工,如果沒有兩種本事,那基本上屬于負資產。一要學會溝通,二要出辦法化解危機。

  我是喜歡舞文弄墨的,打一坐在老板椅上,就給公司擬出了幾句標語式文化號子,基本屁事不頂。現在許多企業都叫喊企業文化。弄個段子,弄個四六句,貼到墻上,或弄個文化活動。就給自己貼金,號稱文化型管理。很可笑。文化是融到骨子里的東西,需要長期的積淀才有效果。

  千萬不能盲目迷信外國的教條管理,學習借鑒沒錯。一方水土養一方人,適合的才是最好的。我們公司員工不開放,懦弱性情。笨拙的來吧,我就不斷開酒會。鼓勵男女都端起酒杯,喝,開心的喝,喝的臉皮厚了,喝的找到真我,活出真實。大家一頓下來,均喝六兩以上烈性白酒。后來過度出了安全問題,才控制的掌握了尺碼。

  后來,我們用心設計了培養課。每周六上午進行學習交流,人人上臺演說。堅持了十年下來,員工都發生了轉變。追求改變自覺持續下去,人人都會可愛起來。整天不間接灌輸正能量的腦水,把男女員工為人做事的旋扭撥到同頻道上,人心就凝聚起來了。這是我做小老板時,直至今天退崗后說起來,最為津津有味的回憶。做企業讓大家生存下來,還用心的把人培養提升,開心的過日子,這是最正確的選擇。造化出一批好人比創收利潤更對社會有價值。人的潛力開發出來,管理就省勁的多。整天把鞭子掛在墻上咋唬人,就是過度的管理,也是較差的企業。

  企業老板以人為本,把人擺順,還要把分配的蛋糕切好,把錢分好,這個團隊就一定會走遠,公司這個人家就散不了攤。

  公司的風氣,就是人們說的文化。老板要有恒定的價值觀,創造者為本。這是最要命的。公司最忌花言巧語,舌頭長的人吃香起來。誰最能干活,誰創造的價值多,誰最受尊重,這樣的風氣有了,說明文化沒歪。

  大小老板,最忌的是高高在上,不體下情,不能融入大家。要想企業過好家,員工像個人,老板是楷模,是宗教,更是大家的效仿。老板不須高調教化,細節真善美,身傳最有力量。如果叫大家做人,自己整天價做鬼事,那么,結果會是怎樣,造化一群敗家的鬼子。

  中國企業短命的根本原因,就是一批批不合格的老板造成的。而不是因為市場變化的過錯。

  我沒有大的能量,因為給公家經營,做的很保守。十四年老板,近五千個日子,除了出差在外地,我天天在辦公室應付事,有人時侃侃,無人時靜想。時間久長了,這就是我的家。雖然我是丫環,拿的一串鑰匙是公家的,但熬久了的情懷像媬姆,抱的娃娃不是自家生的,但感情上是太親了。

  用心去澆灌的花,不一定開的爛漫,但一定不會凋謝。我經營的Y公司發展的很慢。每年的利潤也不高,別人是跑,我們是爬過來的。總之干的疲憊不堪。但已有一二百人的規模,除當時的駕校,還有了科技,文化傳媒,汽車租賃,物業管理等許多子公司。公司沒有負債,凈資產一直增值。我的前任做了十二年,我退崗了,公司迄今健康的活著。放眼看四周,二十七年的長壽公司太稀少了。

  我周圍當年吆喝做大做強的企業,許多已消聲匿跡了。當年夾包花錢如流水的,也有許多灰溜溜的打回原形,掰起指頭過開了平常日子。

  小老板的稗史,其實酸苦的經歷很多,不想細扯。十多年來經常在酒館吃飯,多數是買單的角色。常人看來,老板就等于有錢人。其實老板的心是玻璃做的。咬著牙大方,心里一分一毛也計較。看著別人品嘗美味,自己吃塊肉都扯的心癢。錢就是這么摳著賺的,除了上面說的那些搶錢大亨。在桌上有一常見的現象,凡掛個老板的銜頭,有一半是糖尿病或高血壓。世界上哪個行業也一樣,成功成就沒有任何巧妙,經驗就是吃苦受罪。

  做老板的警言兩句,經得起打擊,耐得住寂寞。

  否則,別去做老板。

文章標題: 小老板的稗史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zbkrnb.tw/article-95-199068-0.html
文章標簽:老板
Top
一波中特狤在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