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訪問to作文
你的位置:首頁 > 美文 > 原創美文 > 文章正文

傾訴:婆婆拿出二十萬逼我分手,背后竟然隱藏著這樣的真相!

時間: 2019-06-18 | 作者:曹主編 | 來源: to作文 | 編輯: admin | 閱讀: 447次

  如果你喜歡我們的文章,請設“置頂”哦~點擊上方“主編講故事” → 點擊右上角“...” → 點選“設為星標 ★ ”

  文|余笙,編輯|夏至

  來源:主編講故事(bjwanshui)

1

  今年的五一假期,我和男朋友陳東在商場里挑選禮物,這是我第一次拜見自己的準婆婆,說不緊張那是假的。

  商場里飄蕩著輕柔美妙的音樂,購物的人們說說笑笑,人人都在享受著假期帶來的輕松和愉悅,只有我認認真真地對著一樣樣商品挑來挑去。

  陳東忍不住了,他有點好笑地對我說:“寶貝,你也太慎重了吧,我媽那人外冷內熱,其實她這個人很好相處的。”

  我說:“你懂什么,第一次見面,我當然要給阿姨留個好印象啊,再說你媽媽又是商場精英,我還怕會在你媽媽面前露怯呢。”

  陳東的媽媽在陳東幼年時就離婚了,自己一個人把孩子帶大,其間更是白手起家,憑借自己的能力創下了公司與現在的家業。

  雖然陳東總是給我打“鎮定劑”,告訴我他媽媽如何如何的平易近人,但是一想到那是一個在商場上披荊斬棘、做起事來雷厲風行的女強人,我的心里就七上八下地直打鼓。

  五一去陳東家吃飯是一個月前就說好了的。這一天,陳東早早地就過來接上我,我看著后備箱里的一堆禮品,問陳東,你確定這些夠了嗎?

  陳東笑了笑,掏出一個精致的盒子遞給我,我一打開,嚇了一跳。

  盒子里面靜靜地躺著一塊翡翠玉墜,玉質澄澈細膩,顏色水潤通透,一看就知道價值不菲。

  陳東指了指后備箱,對我說:“那些東西帶著就帶著吧,但我媽這個人尤其愛玉,你把這個拿著,也好叫她知道你的心意。”

  我有點不好意思地收起那塊玉,對他說:“不是說好了這次給阿姨買東西都由我來嘛,阿姨喜歡玉,你提前跟我說一聲就好啦。”

  陳東笑了笑,不再答話。我知道他是為我著想,既不讓我在價格上為難,又要幫我在他媽媽心里留一個好印象,看到他這樣護著我,我頓時就生出一股莫名的勇氣,仿佛前方有再大的困難都不足為懼了。

2

  可陳東是陳東,陳東媽媽是陳東媽媽,兩個人到底是不一樣的。

  陳東媽媽讓家里的阿姨準備了滿滿的一桌子菜,看起來倒像是很重視我這個“準兒媳”一樣,但她說起話來句句夾槍帶棒,好幾次我都招架不下來。

  還記得她那句“聽陳東說,許小姐家境一般,家里還有一個精神錯亂的妹妹,陳東這孩子心地實誠,一定沒少給許小姐家幫忙吧?”

  她這話一出,我的笑容登時就僵在臉上,半天接不上話來。

  陳東也反駁道:“媽,我什么時候跟您說過這種話啊?如言獨立得很,她妹妹也很可愛,根本不是您說得那樣。”

  從陳東家出來,我滿臉沮喪。陳東見了,急忙把我攬入懷中,安慰我說,不管他媽怎么看待我,他都會永遠和我在一起,任何人都動搖不了他。

  晚上,陳東送我回家。我家住在一條小巷子街里,陳東的車開不進去,每次他把車停在巷子口后,都要陪著我再走一段,直到我進了家門才離開。

  這次我們像往常一樣手拉手走進巷子街,然而還沒走幾步,我就倏地變了臉色,陳東隨著我的目光看過去,也大吃一驚。

  七八個調皮的孩子正把妹妹圍在中間,有的拿著滋水槍往妹妹頭發上噴水,有的拿著彈弓往妹妹身上打小石子,還有的一邊朝妹妹吐口水一邊罵她是個傻子。

  妹妹顯然是被惹急了,一邊哭一邊追著一個帶頭的孩子去撲打他,可她勢單力薄,根本架不住周圍那么多孩子的合力欺負。妹妹吃了虧,哭哭啼啼地又氣惱又委屈。

  我和陳東連忙趕過去拉開那些孩子,我看著妹妹兩條辮子被他們扯得亂糟糟的,身上盡是臟水和唾沫,心里不禁心疼極了。我一把揪過那個帶頭的孩子,把他的水槍重重地摔在地上,一腳跺上去,水槍頓時變得稀碎。

  那壞孩子見我踩碎他心愛的水槍,氣鼓鼓地就要跟我分辨,可他還未開口,就被一道身影撲倒在地上。

  我和陳東都沒反應過來,等我們看清是妹妹時,急忙搶上去拉,可還是晚了一步。

  被他們徹底惹急的妹妹手里握著一塊石頭,抬手就朝男孩的腦袋砸下去,等我們把妹妹拉開時,男孩的腦袋上正汩汩地往外冒著血。

  這下事情可惹大了,我使勁拉住還要撲上去的妹妹,陳東立刻給醫院打電話。

3

  那道傷口看著流了不少血怪嚇人的,其實口子并不很大,醫生給男孩縫了幾針,連住院都沒讓住。

  媽媽把我拉到一邊,悄悄地跟我商量給人家出醫藥費、買營養品的事。

  這邊話還沒說兩句,那邊就連哭帶嚎地嚷嚷開了,男孩的媽媽一把鼻涕一把淚,控訴我們管不好家里的傻子,縱容妹妹行兇殺人。

  我一聽這話就冒火,上去想讓她嘴巴放干凈點,媽媽悄悄拽住我,使了個眼色告訴我她去協商。

  我跟在媽媽身后,誰知那女人張口就要二十萬,還給我們羅列了一堆的費用,不知道的還以為把他兒子打殘了呢。

  媽媽和爸爸耐著性子,跟那女人好說歹說。尤其是媽媽,她態度誠懇,又能說會道,最終把賠償壓到了兩萬。

  妹妹的事過去以后,我和陳東出去約會,我意外地發現,陳東的銀行卡以及信用卡居然都被停掉了。

  他局促地拿出現金結賬,對我說:“這些都是我媽的慣用招數,你放心吧,過不了多久,她就會妥協的。”

  我這才知道,原來陳東的媽媽對我很不滿意,不僅如此,她還打算給陳東介紹自己生意場上合作伙伴的女兒,如果陳東不同意跟那個女孩接觸,那就別想再從她那動用一分錢。

  陳東雖然有工作,但畢竟是家境殷實慣了的,他從來都是手頭上有多少花多少,一直沒攢過錢。

  如今他媽媽施展了鐵腕手段,陳東一時周轉不過來,已經跟左右朋友借了不少錢了。

  即便被逼成這樣,陳東也仍然咬定不松口,他叫我放心,說自己一定會頑抗到底。看著他執著的眼神,我在心底重重地嘆了口氣,我把現金拿回來讓陳東收好,自己堅持過去結了賬。

  我看著陳東在拮據之中渡過了一個星期,暗自心疼卻無能無力,他媽媽一點松口的意思也沒有,我幾乎都要灰心了。

4

  就在陳東被凍結銀行卡的第八天,我下班回家,發現那個男孩的家長又來我家了。

  他爸媽不知道發什么神經,對于之前談好的條件突然之間翻臉不認賬,堅持讓我們賠付二十萬塊,否則就去告我們。

  我心想這件事雙方各有錯,他們獅子大開口,報出一個天文數字來也站不住腳啊。誰知他們得意洋洋地說,自己找到了能幫得上忙的親戚,只要他們愿意,那就一告一個準。

  我媽迎著他們咄咄逼人的目光,不卑不亢地說道:“兩個孩子的事因什么而起,咱們雙方都再清楚不過,要說過錯,絕不都是我女兒一個人的吧?更何況兩萬塊錢是在醫院明明白白談好了的,現在你們說變就變,就算是我們答應,手頭上也沒這么多錢。”

  男孩媽媽斜著眼睛問:“那照你的意思是打算怎么著?”

  我媽說:“你得給我們幾天時間緩緩,我還是那句話,就算是我們答應你們這無理要求,手頭上也沒法立時拿出這么多錢。”

  那女人跟他老公一對眼,大概是覺得我媽說的在理,就氣沖沖地說道:“行,我們不趕盡殺絕,給你們三天時間去籌錢!我可丑話說在前頭,我們兒子現在腦袋上還纏著繃帶呢,要是三天之后我們還見不著錢,咱們就法庭見。”

  女人和他老公毫不客氣地摔門而去,留下爸媽一籌莫展地在家里唉聲嘆氣。

  我正要寬慰爸媽幾句,手機上忽然收到一條陌生短信,信息中稱我許小姐,要我到附近的一家咖啡廳面談要事。

  我心想這是誰這么不開眼,在我家亂成一鍋粥的時候過來湊熱鬧。

  雖是這么想,但我還是去了。到了那間咖啡廳,遠遠地我就看見一位氣質干練、周身華貴的女士坐在約定位置上,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氣,那不是陳東的媽媽嗎?

  我看到她時,陳東的媽媽正好也看到了我。四目相對,我渾身不自在,她卻對我很客氣地笑了笑,并抬手示意我坐在對面。

  陳東的媽媽問我喝些什么,我覺得她私下單獨和我見面,必定沒有什么好事,于是就客氣地對她說,阿姨您有話不妨直說。

  陳東媽媽不愧是商場女強人,碰了一個釘子后仍然面不改色氣度如常,她問我,

  知不知道妹妹打傷的那個男孩父母就在她的公司里上班。

  我自然不知道,但她這樣一說,我頓時也就驚醒了。

  難怪那個男孩的父母突然之間就找到能幫得上忙的親戚了,原來是她在里面插了一手。

  可是為什么呢,我再不濟也是他兒子的女朋友,她可以不出手相助,看我們家的笑話卻也不至于吧。

  看到我了然的眼神,她笑了笑,對我說:“許小姐果然是聰明人,一句話,就什么都明白了。難怪陳東不惜為了你,而來反抗我。”

  她端起咖啡淺啜一口,接著說:“既然這樣,我也就不拐彎抹角了。許小姐,今天請你過來,是想和你做個交易,你們家現在大概急需二十萬吧?我可以直接給你錢,也可以幫你去擺平這件事,保證以后那對夫妻不會再來打擾你們。”

  我的手心里出了不少汗,因為我已經預料到接下來她要說什么了。

  果然,她頗玩味地對我說:“而你,只需要做一件事,那就是離開陳東。”

  三天很快就過去了,爸媽借遍了家里的親戚們,好不容易湊了十萬塊錢。

  爸爸擔心對方仍舊不依不饒,媽媽橫下心來說,那怎么辦,咱們已經拼了命地給他們湊錢了,橫豎就是這十萬塊,他們要也是這點,不要也是這點。

  爸爸趕緊連聲附和道,就是就是,誰知道他們找了個什么親戚,沒準是嚇唬人呢。

  第三天的時候,爸媽在家等了對方整整一天,令他們驚訝的是,對方之前氣勢洶洶,如今時日到了竟然沒上門。

  爸媽惴惴不安地又觀望了幾天,對方還是一點動靜都沒有。有一次在大街上爸媽和他們打了個照面,對方竟然一句話都沒說,迎面就走過去了。

  這回爸媽才放下心來,爸爸喜滋滋地對我們說,看吧,我說什么來著,他們一準是吹牛嚇唬人的。

  這事一過去,二老心里寬慰不少,當下就呵呵地笑起來,我跟著他們一起笑,心里卻是一片苦澀。

  他們不知道,為了平息這件事,我付出了怎樣的代價。

  那天陳東媽媽約我出去,我問過她,為什么一定要拆散我和陳東,僅僅因為我家窮嗎。

  陳東媽媽告訴我,家境懸殊當然是重要原因之一,陳東未來的太太要和他出席各種各樣的場合,要對他的事業有所助益,這些我都做不到。

  另外,我還有一個精神有問題的妹妹,也就是說,我的身上也帶著這種精神障礙的遺傳基因,這關系到陳東的下一代,我們更不可能在一起了。

  我無言以對,妹妹到八歲時還說話不連貫,眼神呆滯,經常答非所問。爸媽帶妹妹去過很多醫院,醫生都是束手無策,妹妹的智力水平,只能永遠停留在一個五歲幼童的狀態。

  我是在微信上和陳東提出的分手,陳東很詫異,一直追問我為什么。我對他說,你媽媽那么強勢的一個人極力反對咱倆在一起,而你又沒有一點反抗的能力,我拿什么繼續堅持下去呢,我早就沒有信心了。

  陳東不相信,他每天都要到我的單位門口等我,執意要我給他一個交代,即便我態度堅決地拉黑了他所有的聯系方式,他仍然堅持不懈地過來找我。

  有一天,我從單位下班出來,意外地沒有看到陳東的身影,但是馬上又覺得很正常,難不成陳東還真的會在這里等我一輩子嗎。

  我坐著公交車回了家,走到巷子街口的時候,陳東的電話打了過來,他在電話里吞吞吐吐,半天才跟我說清楚。原來他在路上不小心撞了一個老太太,看著傷得不重,老人卻躺在地上不起來,老人的家屬也過去了,說是不拿出八萬塊錢來今天就不放他走。

  陳東問我能不能先借他點錢救急,他跟他媽媽很久沒聯系了,自從上次信用卡被停,陳東到現在也沒跟他媽媽說過話。

  我急忙問他在哪里,遇到這種事情為什么不先報警。陳東告訴了我地址,我一刻都沒耽擱,馬上趕了過去。

  可我照著陳東給的地址趕到以后,根本就沒看見什么交通事故的影子,正納悶呢,陳東從后面拍了拍我的肩,我扭過頭來,剛要問他怎么回事,他就一把抱住了我。

  陳東說:“如言,你說你對我沒有信心、沒有感情了,可是我出一點點事情,你還是會像以前一樣緊張我,既然如此,你就別再推開我了好嗎?”

  被陳東這樣緊緊地抱住,有一刻我真的動搖了,可是我強制自己要清醒,我接受了陳東媽媽的交易,就要做到答應她的事情。

  我剛要開口,陳東就繼續說道:“這幾天我仔細想過,你為什么突然之間就這么堅定了,如言,是不是我媽媽找過你?”

  我不知該怎樣回答他,陳東看我這幅樣子,心里也就了然了。他讓我別擔心,他這就回去跟他媽媽說個清楚,我使勁想攔住他,卻沒能攔動。

  陳東這一去,兩天都沒有消息,我雖然下定決心和他分手,但也不免為他著急,生怕他沖動之下出什么亂子。

  第三天上午,陳東終于給我打來電話,又讓我去他家吃飯。有了上一次的可怕經驗,這一次我說什么也不去,直到陳東跟我說了他媽媽反對我們的真正原因。

  原來陳東以前有過一個女朋友,那個女孩與我家境相似,兩個人的事情本來都要定下來了,誰知那女孩的前男友突然找上門來讓她還錢。

  那女孩的每一個前男友都是有錢人,她一個一個地交往下來,從他們身上榨了不少錢,是個十足的拜金女。剛好那個前男友生意失敗,欠了外債,這才找到女孩讓她還回當初的分手費。

  陳東媽媽覺得陳東識人不明,她就這一個兒子,婚姻大事自然要替他把關。因此陳東與我交往以后,他媽媽幾次從中作梗,其實也是在試探我。

  陳東把一切都告訴我以后,笑著問我,這回不拒絕去他家吃飯了吧。

  我笑著點點頭,忽然又驚叫一聲,對他說,我還沒給阿姨準備什么東西呢。

  陳東攬過我的肩膀,在我的鼻子上輕刮一下,對我說,傻瓜,我媽能在乎那點面子上的東西嗎,這次你不但不用準備,我還要讓我媽給我老婆封個厚厚的大紅包呢!

  END

  你可能還想看:

  傾訴:兩次被綠帽,這個對老婆硬不起來的男人復仇后后悔了

  傾訴:為暗戀男友買單,花季年華的我被逼拍下了不堪照片

  點一下在看

  讓我知道 你來了

文章標題: 傾訴:婆婆拿出二十萬逼我分手,背后竟然隱藏著這樣的真相!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zbkrnb.tw/article-95-199072-0.html
文章標簽:二十  婆婆  逼我
Top
一波中特狤在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