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訪問to作文
你的位置:首頁 > 美文 > 原創美文 > 文章正文

我把野花磨成粉,給老公兌水喝了(結局)

時間: 2019-06-18 | 作者:谷潤良 | 來源: to作文 | 編輯: admin | 閱讀: 473次

  前面幾章,點這里:

  我把野花磨成粉,給老公兌水喝了

  我把野花磨成粉,給老公兌水喝了(2)

  我把野花磨成粉,給老公兌水喝了(3)

  我把野花磨成粉,給老公兌水喝了(4)

  我把野花磨成粉,給老公兌水喝了(5)

  我把野花磨成粉,給老公兌水喝了(6)

  我把野花磨成粉,給老公兌水喝了(7)

   37

  “要吵,去局子里吵吧。”丁凱和手下走上來,把一幫人帶走了。

  “警官,真的跟我們沒關系,我們……”回到局里,李濱還在辯解。“是這回事,我媽朋友的外甥女早戀,生了孩子,家里人嫌丟人,要送走,而那邊剛好有人要,她就牽個線。”

  “是的是的。”盧玉英點頭如搗蒜,“我們怎么可能賣自己的孫子呢。”

  “非要讓我把奎哥叫過來對質嗎?”丁凱嚴肅地敲了敲桌子。

  “我們不認識什么奎哥不奎哥的。”

  “是嗎?他已經被抓了,什么都交代了。買孩子的首付款,賬戶詳情他都有。”丁凱頓了頓,“你把你兒媳婦灌醉,他趁人之危的全部過程,我們都知道了。”

  “不能聽信一面之詞吧?”盧玉英拍著胸口,“蒼天大老爺,我們真是冤。”

  “是嗎?冤?”丁凱的同事敲敲門,帶進來一個女孩,是黃靈。“你們認識她吧?”

  “好久不見啊。”黃靈目光直視著李濱母子倆,滿含深意地笑了,“伯母,上次去你家找莉莉玩,你給我洗的葡萄很甜,我都記著呢。”

  “你誰啊你?我們不認識。”盧玉英神色慌張地別過臉去。

  38

  “不認識我?好,那你認識照片里的人嗎?”黃靈拿出幾張照片,在她眼前晃了晃,“去年九月份,你在隆華商場偷別人家小孩的時候,力氣可真大呢。”

  “你你你——”盧玉英撲過來搶照片,李濱也跟著搶。丁凱擋住了他們。

  “不是很冤嗎?不是一直抵賴嗎?”丁凱怒目圓睜,“把你們這幾年做的好事,好好回憶一下,等會做個筆錄。”

  李濱和盧玉英徹底傻眼了,癱在椅子上,久久說不出話來。

  “對不起,黃靈。”劉莉見到黃靈,瞬間哭得不成了樣子,“我不奢求你原諒我,但在我死之前,我必須向你道歉,如果見不到你,道不了這個歉,我真的死不瞑目。”

  黃靈不說話。

  “咱們關系那么好,我沒有相信你,是我這輩子犯下的最大的錯誤。你待我如親姐妹,我卻……”劉莉又哭了,哭到哽咽。

  黃靈不說話。

  “我這樣的人就應該去死,冤枉了你,也差點害了自己的孩子,神經大條的人,就應該適應優勝劣汰的規則,被這個世界淘汰掉。”劉莉握著黃靈的手,緊緊地握著,“你是一個好姑娘,值得更美好的人生。”

  “別說了,暫時我無法原諒你,也不恨你。我了解你的為人,雖然腦子不好使,但從來不會害人。”黃靈終于開口了,“舉報他們母子,不光光為了你,也為了很多家庭。就為了這,我專門從國外趕了來。”

  39

  李濱母子的判決下來了。奎哥的判決也下來了。

  李濱有期徒刑15年,盧玉英5年,奎哥除了涉嫌販賣兒童,還有強奸罪,雙罪并罰,無期徒刑。劉莉的案情比較復雜,暫時還沒有一個說法。

  入獄前,劉莉要求和李濱再見一面,就在他們以前的家,客廳里,說會兒話。

  李濱答應了。

  “既然已經到了這時候,我也不說難聽的話了。”劉莉笑著看了看他,“不管怎樣,我曾經愛過你,我相信,你曾經也是愛過我的。”

  李濱哭了,眼淚控制不住地往下掉。

  “我知道你人品不壞,但我不知道發生了什么,你會走到這個地步。”劉莉嘆了一口氣,“想當初,你也是很助人為樂的。我記得那會兒,我們剛訂婚,我鄰居家里燈泡壞了,老人行動不便,還是你去換的。”

  “別說了莉莉,我,我對不起你。”李濱跪下來,痛哭失聲。

  “我記得以前,你喜歡給我買奶茶,咱們附近的奶茶店,你都帶我逛遍了。”劉莉捧出一杯奶茶,遞給李濱,“好像我從來沒給你買過,今天我特意買了奶茶,沖了給你,喝吧。也當我這些年做妻子的一點心意。”

  40

  “這,這……”

  “如果你從來沒有愛過我,那就別喝。”劉莉哭了。

  “不不,我是覺得心有愧疚。”李濱接過來,喝了幾口,“這個奶茶挺特別的。”

  “是的,新口味,肉泥的。你再多嘗幾口。”

  “肉,肉泥?奶茶里放肉泥?”李濱驚訝道。

  “對啊,現在奶茶也做得奇奇怪怪,為了創新。”

  “什么肉?”

  “趙歆肉。”劉莉按著李濱的頭,狠狠瞪了他一眼。“你不是很喜歡她的騷X嗎?這就是騷X上最嫩的肉,這樣,你喝進肚子里,你們就能永遠在一起了。”

  “你,你這個變態!”李濱發狂地把奶茶扔在地上,準備打劉莉。

  剛好,談話時間已到,門外的警察進來把他帶走了。

  劉莉做了自己最想做的事,但不知道為什么,絲毫開心不起來。她一個人走到窗前,呆呆地望了很久,很久,不曉得為什么,生活突然就變成了這個樣子。她不想害人,也從未想過別人會害自己,這些年,一直謹小慎微。

  劉莉已經做好了死刑的準備,但,露露堅決要替她想辦法,根據劉莉的陳述,這完全就是正當防衛嘛,但是趙歆已死,沒有第三個人見證,一時之間,還真找不到突破口。

  41

  就在露露和楊一洋不知所措時,有天,露露去劉莉租的房子給她拿換洗衣服,突然,在柜子上方發現了一個針孔攝像頭。告訴丁凱后,丁凱仔細檢查了一遍,發現廚房客廳都裝了這種攝像頭。

  依照常理,自己房間裝攝像頭,這種事情很少很少,完全沒有必要,劉莉壓根不會。所以,丁凱當時也沒有想到。何況,針孔那么隱蔽。

  你說那攝像頭是誰裝的?房東,一個偷窺狂,專門把房間租給單身女性,以此滿足自己的欲望。丁凱怎么都不會想到,這個案件什么人都牽扯了進來。

  這下好了,調出錄像,正當防衛成立,劉莉死刑免去了。

  但攝像頭拍下了她正當防衛,同時也拍下了她割趙歆的肉。侮辱尸體罪,是逃不過了。最終,依照法律,劉莉被判處兩年有期徒刑。

  入獄前,劉莉媽媽從老家趕來,并帶走了孩子。

  “莉莉,這些年苦了你了,我知道,你作為家里的老大,總是報喜不報憂,是媽媽對不住你,一直不曾試著了解你。”劉莉媽抱著孩子,“你放心,我會好好照顧她的,兩年很快就過去了,很快咱們就能見面了,你,千萬要挺住。”

  “我會的,會的。”劉莉說不下去了。她第一次覺得,自己和媽媽親如姐妹,母女之間的隔閡似乎全都不見了。

  42

  兩年后,劉莉出獄了。為慶祝她出獄,露露和楊一洋舉行了婚禮。

  當然啦,這是邱露露說的。其實,和楊一洋結婚,她早就等不及了。

  婚禮上,司儀要楊一洋再三保證,以后不要找小三。楊一洋哭笑不得,望著邱露露說,“我敢找小三,小三也不敢答應啊,如果被露露發現了,坐她一下就能讓她一命嗚呼。”

  “討厭討厭討厭!!!”邱露露舉起肥碩的拳頭,追著他滿場打。

  大家都笑了,劉莉也笑了。這是她這么多年來,第一次發自內心的笑。世界還是美好的,值得期待的。

  又過了一年,劉莉在街角開了一家米粉店。某天黃昏,有個女生來點餐,帶著鴨舌帽和墨鏡,她以為是哪個女明星出來了呢,沒想到,米粉端過去,墨鏡摘下來,一看,不是別人,是黃靈。

  “怎么?不認識了?”黃靈笑著拍了拍劉莉,“知道你開店不容易,我來增加一下人氣。”

  “你……我……”萬語千言,劉莉什么也說不出了。

  - 完 -

  :本來想寫的長一點,連載幾個月,但大家都等不及,各種問還有多久,那好吧,就這樣結束算了。如今,閨蜜一詞被污名化嚴重,所以,我寫了一個好閨蜜。別的不解釋了。喜歡的點個在看,不喜歡的,向你說聲抱歉。

  長按關注

文章標題: 我把野花磨成粉,給老公兌水喝了(結局)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zbkrnb.tw/article-95-199101-0.html
文章標簽:我把  喝了  野花
Top
一波中特狤在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