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訪問to作文
你的位置:首頁 > 美文 > 原創美文 > 文章正文

最終還是沒有留下你

時間: 2019-06-18 | 作者:木棉 | 來源: to作文 | 編輯: admin | 閱讀: 562次

  記下這行題目,淚眼復朦朧。記下2013年6月4號(農歷4月26日)心再次絞疼。我生命中那個無條件愛我的老爸就在這一天永遠的離開了我。那一天我才真正懂得什么叫傷痛欲絕,什么叫肝腸寸斷。

  老爸從查病到治療這半年多來,幾乎受盡了病痛的各種折磨。剛強的父親很少在我們面前表露他的痛苦。實在忍受不了了,也只是低聲的呻吟。最后看到他不停地用無力的手指去摳床墊,那時他已經沒有氣力呻吟了。住院期間,父親一直靠各種營養藥物維持,細細的胳膊天天被輸液管糾纏著。最后血管硬了,繡花針般的針頭硬生生地被逼了出來。只好用保留針注射。父親最后什么都吃不下了,一個多月米水不進,只有靠脂肪乳和白蛋白“充饑”。“或許是上帝看他太苦,就把他召去了。”我在用這句話欺騙自己,借此聊慰我淚雨滂沱的心。

  在天津腫瘤醫院治療一周后,醫生建議我們還是回家,用他的話說,再住院意義不大,因為父親的器官正在衰竭。最后他要由半昏迷到全昏迷。雖然去之前已經做了最壞的打算,但聽到這樣的結果絕望的陰影再次把我重重包圍了。那一刻我分明清楚的知道,人在病魔面前該是多么的渺小。不管你試圖做出多少努力,最終你也敵不過他的魔爪一攫。

  接受了天津主治醫生的建議,我們回到當地的人民醫院。在這住了整整八天。父親永久地合上疲憊的眼睛。再也不會睜開了。他不會再看到美麗可愛的世界,不會看到兒女簇擁在他的床前強作歡顏,也不會看到他最喜歡的小孫子純真的笑臉……父親走了,就這樣靜靜地走了,靜得我的心空寂得要窒息了。父親走的那天上午,我買了西瓜,用小勺把汁水“逼”出來,然后用吸管喂他。幾次三番,他都沒吸進去。看到這里,不祥的預感涌上心頭,父親竟然連吸管都不能用了,他已經太無力了。下午三點多,父親開始變得呼吸急促,小臉憋得發紅。弟弟叫來醫生量了血壓,醫生小聲告訴我血壓很低,50——70.當時心突然很沉,知道這不是好征兆。于是請求醫生再給加點藥,采取點搶救措施。醫生又給父親掛了一瓶液體,雖然他不能說話了,但是意識一直很清醒,于是我就騙他說“你現在不太舒服,是因為血壓有點偏低造成的,別著急。醫生已經給你用藥了,最多半小時,你就舒服了。你一定要堅持……”估計他能聽懂我說的話,但就是不會表達。我就坐在他身邊眼睛眨也不眨地盯著他,突然間父親的眼睛睜得很大,眼白都露出來了,就那么大大的睜著,好像不會合眼了。順著他

文章標題: 最終還是沒有留下你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zbkrnb.tw/article-95-199106-0.html
文章標簽:留下
Top
一波中特狤在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