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訪問to作文
你的位置:首頁 > 美文 > 原創美文 > 文章正文

真我與假我——吾和身的關系

時間: 2019-06-18 | 作者:真如妙心 | 來源: to作文 | 編輯: admin | 閱讀: 78次

  【普勸修持一。或人問孔子曰:人有遷家而忘其妻者。有諸?孔子曰:又有甚焉。桀紂則忘其身。若以道眼觀之,今人皆忘其身矣。何則,自早晨開目離寢,至夜間就寢閉目,無非塵勞。未嘗暫省吾身,是皆忘其身也。且人之于身,以日言之,莫大于饑渴,必為食飲之備。以歲言之,莫大于寒暑,必為裘葛之備。以終身言之,莫大于死生,而不為凈土之備。何哉?且若人有百斤之金,猝有大難,不能負挈以行,必舍之而去。若抱金而與之俱死,世必謂之大愚。是皆知此身重于百斤之金也。——《龍舒凈土文》】

  有人曾經問孔子:有人搬家,他把自己家里的家具什么的都搬了,卻把他的妻子落下了,有沒有這回事?有沒有這樣的人?在一個家庭中,妻子是主婦,離開主婦還成什么家啊?搬家,把重要的妻子忘了,有沒有這樣的事?孔子說:“又有甚焉。”這句話很有意思:有啊,有搬家把妻子落下來的。還有比這忘得更厲害的呢,不僅把自己的妻子忘了,連自己的身體都忘了,都落下來了。那這是誰呢?講了兩個人:夏桀、商紂。這兩個人,一個是商朝的最后一個天子,一個是夏朝的最后一個天子。他們暴虐不仁,最后被推翻了,自己也死無葬身之地。他可不是連自己的身體也忘了嗎?

  如果我們再用慧眼來觀察我們周邊的人,很多人都是把身體忘了——忘其身。怎么叫忘其身呢?我們每個人反省一下自己的生活,從早上睜開眼睛離開床,到夜間拖著疲憊的腳步又到床上閉目睡覺,你這一整天干了些什么呀?賺錢、求名,無非追求五欲六塵,沒有一刻的時間來反省一下吾身。曾子說:吾日三省吾身。我們有過幾次省啊?“吾身”是什么意思?吾是主人公(真我),身是工具(假我)。我們要了解我們有吾、有身,身是客體,吾才是主體。主人是無量劫都存在的,是無生無死的。工具是可以改形換面的,是可以換來換去的。譬如我們出門,要乘坐種種交通工具,或者坐船,或者坐車。那能乘船車的是“吾”,而舟車是“身”,他們是能坐和所坐的關系。像一個演員,演員作戲,他會扮演種種角色,扮演帝王、扮演官吏、乃至扮演乞丐,這些角色是他的身,能扮這些角色的是吾。那么我們眼睛能看、耳朵能聽,這是什么?這是身。之所以能視聽,見聞覺知的是吾。所以這個身有生死,有衰老,到了衰老了眼睛就會昏暗,耳朵就會聾。但是所有能見的見性、能聽的聞性,它不會昏,不會聾。如果我們把眼睛能看、耳朵能聽認為是主人公,這就叫認賊為子了。

  所以有智慧的人一定要認清楚吾和身的關系,最重要的是吾,不要被這個身所控制。所以儒家和佛家都講,你首先要從其大體,要認知我們的吾,我們的本心,我們的自性,這個身體是為我所用的東西。一個不明道的人就是個小人,他就從其小體,一生都為這個身體假我去奔波、去忙碌。這就是主人公被身所用。主人公昏迷了,賊在家里當家作主了。我們反省是不是這樣的關系?吾和身的關系。如果沒有反省過,我們受無明欲望的牽使,就一定是被身所用,被欲望所控制,這就是“皆忘其身”。殉欲忘身啊!所以這些都要冷靜地反省。

  吾與身的關系,每一天的大事,莫大于饑餓和干渴,所以常常要準備飲食。一年的大事,莫大于冬天的寒冷和夏天的暑熱,所以必然要為夏天準備薄的衣服,為冬天準備御寒的衣服。那么人一生的大事,莫大于死生。我們為生死做了什么準備?為生死做準備就是念佛求生西方極樂世界,對吾——我們不生不滅的自性負責,才是最好的準備。為什么要做這種準備?念佛求生西方極樂世界是一生當中最重要的。因為雖然其它有些東西也重要,但有輕重緩急。比如人的身體相對外面的財物而言,如果一個人有一百斤的黃金,但一旦碰到水災、火災、避難等大難臨頭的事的時候,他為了逃命,一定會把這一百斤黃金舍掉,保命要緊。如果他舍不得這黃金,抱著金子跟它一起死亡了,別人都會說這是個愚癡的人。因為你死了黃金再多也沒有用,所以保命要緊啊!從這里也就知道身體是重于百斤黃金的價值的。進一步看,吾與身來比也是這樣的一種關系,吾重于身何止萬金。

文章標題: 真我與假我——吾和身的關系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zbkrnb.tw/article-95-199108-0.html
文章標簽:我與  關系
Top
一波中特狤在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