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訪問to作文
你的位置:首頁 > 美文 > 原創美文 > 文章正文

陳立包欣大結局——戀人未滿(全)

時間: 2019-06-19 | 作者:默小西 | 來源: to作文 | 編輯: admin | 閱讀: 188次

  點擊下方藍字 回顧往期案情

  殺死自己的女人(上)

  殺死自己的女人(下)

  毀在下半身的男人(上)

  毀在下半身的男人(下)

  致命的搖籃曲(上)

  致命的搖籃曲(下)

  前言

  殺人是需要動機的,也許是仇恨,也許是金錢,亦或是欲望。

  但是,殺人真的需要動機嗎?

  對于這個世界上的一部分人來說,有時候殺人往往只是一種簡單的動作,簡單到就像把魚放到砧板上切碎。

  如果自然界的殺戮都是為了生存,那么家貓殺死老鼠卻不吃掉它,又該作何解釋呢?

  自認為凌駕于一切之上的人,怎么可能會因為殺人而有負罪感,這明明只是一種樂趣罷了!

  如果,我是說如果,可以逃避法律的制裁,你——會去殺人嗎?

  ——漆黑的收割者。

  01

  這天,晚風吹得雨棚嘩嘩作響,包欣抬頭看了一眼漆黑的夜空,起身把陽臺的衣服收了進來。

  自從英國回來,在這間老舊的單身公寓已經住了一年多,從一個實習法醫成為一個主檢法醫,從對社會懷抱著美好憧憬,到見識了太多人性的險惡,她只感覺自己這一年老了許多。

  正發呆的時候,桌上的手機響了起來,她拿起來一看,眉毛不自覺地挑了一下。

  “我不打電話給你,你就不會聯系我了是吧!”電話那頭,父親包勝海的語氣明顯帶著些不滿和責備。

  “爸,我不是怕你工作忙嘛!”

  “少給我找借口,上次那個分尸案你怎么搞的,不是叫你不要直接參與到案子里去嗎?”

  “那個案子很棘手,需要擅長心理刻畫的法醫來協助調查。”包欣捏了捏衣角,嘴唇有些發干。

  “那就非得你去嗎?當初我送你到英國讀法律,你倒好,跟我學了個法醫回來。”電話那頭的聲音頓了頓,似乎在極力壓制自己的情緒。

  “我警告你,你再這樣胡鬧下去,我就把你送到你媽那邊去上班。”

  “爸……”包欣還想說些什么,電話“嘟”的一聲掛斷了。

  看了一下手機屏幕:通話時間58秒。她的嘴角不禁擠出一絲苦笑,連打個電話都這么忙嗎?

  “叮”屏幕上又傳來一條短信,是陳立發過來的:“韭菜園巷子口發現一具男尸,我正要過去。”

  包欣努了努嘴,把手機關機丟進了抽屜。

  “樂得清閑!”她一頭栽到床上,抱起床上的海綿寶寶,眼睛瞥到了墻上的那張日歷——2019年6月17日。

  剛好是舅舅失蹤的第五年。

  02

  包欣原本有一個舅舅叫孫云忠,曾是父親包勝海最得力的助手,也是湘城最出色的刑警。

  他的頭腦非常靈敏,對于刑事案件的偵破,有著超乎常人的敏銳直覺,不管是多么棘手的案子,只要到了他手里,必定迎刃而解。

  然而,五年前,為了調查一宗連環殺人案,他消失在了一個漆黑的雨夜中,從此一去不復返。

  包欣的母親因為這件事情,跟父親包勝海大吵了一架,斥責他為什么沒有保護好自己的弟弟,而包勝海自己也因此陷入了深深的自責之中。

  半年后,他們協議離婚,分居兩地。

  那時候,高中剛畢業的包欣夾在這場陰霾中,舅舅的離去已經讓她傷心不已,家庭的分崩離析更是讓她心灰意冷。

  毅然決然的,她坐上了去往英國的飛機,選擇了逃避。

  五年過去了,沒想到大家還是沒能從這場傷痛的陰影中走出來。

  都說外甥多像舅,包欣就是個典型的例子,從小她就展露出驚人的洞察力和分析能力。小時候,孫云忠無論到哪里都喜歡帶著她,要不是因為那場變故……

  “咚咚咚”一陣敲門聲,打斷了包欣的思緒,她透過貓眼一看,心里頓時咯噔了一下。

  “媽,你怎么來了。”包欣打開門,把母親請到了屋內。兩人站在一起,不像母女,更像一對孿生姐妹。

  只是這幾年的變故,母親的臉上已經多了許多皺紋,也寫滿了憔悴。

  “你馬上跟我回去。”包母進門,二話不說就開始幫包欣收拾家里的東西。

  “媽,你干什么啊!”包欣一把攔住母親的手,眉毛緊緊鎖在一起。

  “你什么都別說了,你干的那些事我都知道了。”包母掙開包欣的手,滿臉怒容地從床底下抽出一個行李箱開始打包起來。

  “媽!”包欣一跺腳,眼睛已經是一片通紅,一股酸澀從鼻頭竄了上來。

  “你還要鬧到什么時候,你忘了你舅舅是怎么死的啦?”包母將手中的衣服一甩,聲音已經有些發顫。

  “媽就你這么一個女兒了,你要是還有什么三長兩短,你叫我以后怎么活啊!”說完,她捶胸頓足,在房間里哀嚎大哭起來。

  換做別人,一定會認為這個女人或許是瘋了。可是包欣知道,當年外公外婆死得早,留下年幼的母親和舅舅相依為命,可想而知,舅舅的離世對她的打擊有多大。

  如今,母親的神經已經脆弱到了極限。

  “媽。”包欣抱住她,淚水也止不住地往下流。

  “你答應媽,以后再也不要去查案了。”包母抬起頭,用哀求的眼神看著包欣。

  “好,好,我答應你就是了。”包欣用手抹去母親臉上的淚水,心中的酸澀只能咽到自己的肚子里……

  03

  經過一個晚上的折騰,包欣已經是心力交瘁。一直睡到第二天日上三竿,她才睜開了睡眼蓬松的眼睛。

  母親一大早就回了自己的公司,只在桌上給包欣留了一沓現金。

  草草地洗漱了一番,給自己煮了一碗面條,包欣坐在書桌前,拿起抽屜里的手機,想了想,還是沒有開機。

  本想打開電腦看一下綜藝節目,屏幕右下角彈出的一條新聞引起了她的注意——湘城連續發生兩起惡性殺人事件,刑警正在進一步調查當中……

  連環殺人案嗎?包欣眉角跳了跳,咬著左手的大拇指嘟囔著。

  正在這時,門外響起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。

  “包欣,你在里面嗎?”陳立焦急的聲音傳了進來。

  包欣遲疑了一下,還是起身把門打開,就見陳立氣喘吁吁的站在自己面前。

  “你在家啊!發你短信你不回,電話又打不通,還以為你出什么事了呢!”陳立的語氣中帶著一絲緊張的情緒,擦了擦額頭上的汗,走了進來。

  包欣聳了聳肩,沒有說話,用手指了指地上。

  “阿姨來過了?”陳立看著滿地的行李物品,眉頭也是一皺。

  “我媽不準我再查案子了,我爸昨晚也給我下了最后通牒。”包欣遞給陳立一杯冷白開,示意他隨便坐。

  “又是因為,我師父的原因吧!”陳立嘆了口氣,掀起床單的一角坐了上去,眼睛卻落到了書桌旁的那個相框上。

  那是一張三人合影,張云忠站在中間,一左一右把陳立和包欣攬在懷里,陳立的臉龐還稍顯稚嫩,包欣扎個牛角辮笑得天真無邪,倒是孫云忠的表情已經有點模糊不清了。

  陳立回頭再看包欣,才發覺,那個曾經整日跟在他屁股后面小丫頭,是真的長大了啊!

  “怎么了,我臉上有東西嗎?”被陳立這么看著,包欣小臉微微有些發紅。

  “哦哦,既然你沒事,那我先走了。”陳立神情顯得有些恍惚,起身就要走。

  “唉。”包欣叫住了他“來都來了,把案子跟我說說吧!”說著,包欣也坐到了床邊。

  “好的。”陳立突然又來了精神,一屁股坐回床上。

  兩個人的距離忽然變得很近,裸露在外面的兩條胳膊輕輕貼在一起,皮膚有點癢,又有點涼。

  在一片曖昧的氛圍中,陳立娓娓道來……

  原來,在包欣接到父親的電話,也就是昨天晚上九點半的時候,湘城東區韭菜園路發生了一起兇殺案,死者為一名男性,有強奸婦女的犯罪前科。

  據目擊者稱,男子被人砍傷后,捂著傷口跑到了一個漆黑的巷子口,之后就倒在了那里。

  與此同時,在湘城西區四水廠,又發生了一起命案,死者為一名女性,有拐賣兒童的犯罪前科。

  據說有居民聽到激烈的爭吵聲,等民警趕到現場時,發現一名死者已經倒在了血泊之中,她的頭部遭到重創,頸動脈被割斷。

  “帶我去一趟尸檢所。”包欣拿起桌上的筆記本,率先出了房門,聽完陳立的描述,她的心底泛起一股莫名的焦躁。

  “你不是說不查案了嗎?”陳立掏出車鑰匙,緊隨其后。

  04

  尸檢所內,包欣正在仔細地檢查兩具死者的尸體。

  “第一名男性死者,身上有七處傷口,其中六處是垂直向刀砍傷,傷可見骨,而致命傷是第七刀。”包欣用手指著尸體胸口上的血窟窿,“這是匕首造成的,如果,不捅這一刀,他應該還有救。”

  接著她又走到第二具尸體面前,這名死者的顱骨已經被她用開顱器切開,顱腔內一片模糊。“這名女性死者頭部遭到鈍器重創,大腦嚴重受損,即使搶救過來,也成植物人了。”她翻起尸體的下顎,查看了一下脖子上的那道駭人的刀口,“真正死因是主動脈破裂造成的失血性休克,又是匕首造成的。”

  “大叔,你覺得這兩個案子有關聯嗎?”包欣脫下手套,回頭看著陳立。

  “按理說,從湘城東區到西區,開車最快也要半小時,不可能是同一個人所為,可是我隱約覺得這兩個案子有什么關聯。”陳立摸了摸下巴的胡渣,想要努力回憶起什么,似乎又找不到頭緒。

  “是不是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?……五年前。”包欣把臉湊過來,想要給他一些提示。

  “對了,跟五年前的那宗連環殺人案,如出一轍。”陳立一拍大腿,一副如夢初醒的樣子。

  “沒錯,一具尸體上有兩種傷口,明明不至死,卻被人故意補了一刀。”包欣一邊說一邊脫下了白色的法醫服,轉身朝門外走去。

  “你去哪?”

  “有一個地方,我想去查一查,你幫我把我舅舅當年的卷宗拿回來,晚上我們再研究。”

  說完,她已經消失在了門外。

  看著包欣遠去的背影,陳立只覺得眼前的一幕好像在哪里發生過。

  “李琦,你跟上包欣,保護好她。”

  “是,陳隊。”助手李琦整理了一下桌上的資料,不緊不慢地跟了出去。

  陳立站在門口,一種不祥的預感籠罩在心頭。

  五年前,他的師父孫云忠也是在這樣的一個下午,消失在他的視線中,之后就再也沒能回來……

  晚上九點,陳立一直在刑偵辦公室焦急地等待著,從檔案部拿回來的卷宗已經被他翻得有些發熱了。

  他曾經無數次地把這件卷宗拿回來看了又看,查了又查,始終找不到線索和調查方向。

  在卷宗的最后一頁,孫云忠用十分潦草的字跡,寫下了這樣一段話:

  湘城連環殺人案,只是黑獸露出水面的一個觸角,

  有人為她打著黑傘,無人辨清她真面目。

  可勝利遲早會屬于我們,

  大海可以為我作證……

  “叮鈴鈴”手機的響聲驚得陳立一抖,是包欣打過來的,他連忙按了接聽鍵。

  “大叔,你還記得我剛回來的時候發生的那起兇殺案嗎?”電話那頭,包欣的情緒顯得有些激動。

  “記得,李瑤被殺,面部被毀的那個案子,兇手是她的姐姐李曦。”陳站回憶著,把手機緊緊地貼在耳朵旁,包欣似乎是在一個很空曠的環境里。

  “你聽我說,兇手不是李曦,或者說,最后殺死李瑤的人不是她,真正的兇手很有可能跟這幾個案子有關,等等……好像有人在跟蹤我。”包欣忽然壓低了嗓子,聲音明顯有些顫抖。

  “你在哪里?我馬上過來找你。”

  “我在冷——啊!”電話突然“啪”的一聲,掛斷了。

  05

  “包欣!”陳立猛地從椅子上站起來,腦門上冷汗直流。

  他順著包欣的號碼撥過去,卻發現那頭只剩一陣忙音,情急之中他撥通了李琦的電話。

  “我問你,包欣呢?”陳立的語調帶著一股子殺氣。

  “陳,陳隊她不見了。”李琦自知有錯,說話支支吾吾的。

  “操你媽,不是叫你好好看著她嗎?”

  “對不起,她,她說要去一趟洗手間,我就沒跟著,然后就……”電話那頭李琦的聲音斷斷續續。

  “廢物。”陳立一把掛斷了電話,臉上的神情似乎要吃下一個人來。他抄起桌上的車鑰匙,轉身沖出了大門。

  包欣,你可千萬別出事啊!

  陳立心里默念著,車道旁的樹影如同黑紗般一閃而過,汽車的尾燈在漆黑的夜色中甩出一道血色的虹光。

  半個小時后,一道急劇的剎車聲停留在了一個空曠的大坪內。

  陳立走下車,眼前是一家廢棄的醫院大樓,頭頂上的月光透過厚厚的云層照出它詭異的形狀,樓頂中間隱約看到幾個暗紅色的大字——冷水精神病醫院。

  空無一人的大樓漆黑一片,空洞洞的窗口仿佛無數只眼睛,正凝視著對面繁華的都市,陰森的感覺從內向外蔓延。

  陳立想都沒想,一腳踏了進去。

  當年,孫云忠就是在調查這棟大樓的過程中離奇失蹤的。整個湘城公安局,派了上百人在這里搜索,前前后后十多天,連孫云忠的尸體都沒有找到。

  包欣這些年,一直在關注這個案子,孫云忠失蹤的地方,她肯定是知道的。

  “——轟隆隆”夜空突然打起閃雷。

  要下雨了?

  陳立抬頭看了一眼身后的天空,只見烏云翻滾,遮蔽了月色。

  連這種橋段都要重演么?

  他苦笑一番,腳步繼續向前。

  包欣,我不會讓你消失在這個雨夜的。

  他心里默念著,咬緊牙關,推開了面前的大門。

  吱呀呀一聲,偌大的空間里,回蕩著開門時發出的聲響。遠處一陣窸窸窣窣的動靜傳來,興許是老鼠或者什么動物被驚嚇跑了。

  陳立打開手電筒掃視四周,發現整個大廳擺滿了生銹的鐵床,灰白的蛛網仿佛魔鬼的面紗。塵土在空氣中,肆意地流動著。

  “咳咳”他低頭干咳了兩聲,赫然在地上發現了一串零亂的腳印,順著手電筒的光線,一直延伸到了拐角的樓梯處,繼續向上。

  他沿著腳印,踏上了木質的樓梯,腐朽的氣味伴著嘎嘎直響的樓板,死亡的氣息越來越濃重。

  陳立繃緊了身上所有的神經,突然,腳印消失在了面前的一堵木門前。他咽了咽口水,小心地掏出警槍拉開保險,輕輕地推開了面前的門。

  一個熟悉的背影,出現在眼前。

  06

  “你終于來了。”眼前的人似乎已經等了很久,語氣中充滿了疲憊的感覺。

  陳立瞪大了眼睛,這個背影他再熟悉不過了,正是自己的師父,當年離奇失蹤的——孫云忠。

  “很意外吧!”孫云忠轉過身,饒有興致地看著陳立夸張的表情,他的樣子跟五年前比起來并沒有多少變化,高挺的鷹鉤鼻上,那雙銳利的眼睛仍舊精神。

  “能第一時間找到這里來,不愧是我的徒弟。”說著,他掀起身后的一塊黑布,露出一個被捆綁著的女孩。她的嘴巴被膠帶纏住,發出模糊不清的聲音,眼睛里的淚水沾著灰塵,弄花了嬌俏的臉。

  這個女孩不是別人,正是陳立心心念念的人——包欣。

  “放心,我是不會把自己的寶貝侄女殺死的。”似乎是看出陳立的焦慮,孫云忠又把黑布放了下來。

  “你為什么要這樣做?”陳立垂下握槍的手,有氣無力地問道。此刻,他的表情復雜極了。

  “徒弟,你這個問題很幼稚。”孫云忠眼底閃過一絲傲慢,輕輕地拍了拍身上的灰塵。

  “我已經不是以前那個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了。”似是觸碰到陳立心底的痛處,他握在手里的槍又緊了些。

  當年,要不是隊里的人嫌他年紀小,不準他參與到這起案子里面,事情也許不會發展到今天這個地步。

  “哦,是嘛?”孫云忠臉上有些驚訝,他將雙手抱在胸前,眼睛又仔細打量了一遍陳立。

  “可是在我眼里,你們還是小孩子。”

  “湘城的這幾起案子,都是你做的嗎?”陳立盯著他的臉,想從上面讀到一些信息。

  “是,不過下手的不是我。”孫云忠攤開手掌,看著自己干凈的指甲,他的臉上除了滄桑,什么都沒有。

  “你不覺得,這世間掙扎著的蕓蕓眾生,更像一群迷途的羔羊嗎?”說話間,他迎著陳立的眼睛,投射出一股凌冽的光芒。

  “我們所做的,只是等待時機成熟,然后幫這些羔羊早點解脫罷了。”

  “我們?”陳立皺起了眉頭。

  “對!如果這個世界是黑暗的牧場,那么,我們就是漆黑的收割者。我們的信徒遍布全世界,個個嫉惡如仇。”孫云忠伸開雙手,臉上的神情竟然有些迷醉。

  “瘋子。”孫云忠這近乎癲狂的模樣,讓陳立只覺得一陣戰栗。

  “他們反正都是要死的,早點結束痛苦不好嗎?”

  “那萬一能夠被救活呢?”

  “強奸婦女、拐賣兒童……你難道不覺得,他們早就該死了嗎?”

  “放屁,即使是這樣,你們也沒有權利去決定他人的生死。”

  “獅子可以決定野牛的生死,貓也可以決定老鼠的生死,為什么我不能決定人渣的生死?”

  07

  “你把我們引過來,到底是要怎么樣?”陳立沒有耐心再跟他糾纏下去,他深知,如今的孫云忠已是一個邪教的忠實擁護者,更是一個病態的殺人魔。

  “也沒打算怎么樣。”孫云忠一邊說著,一邊慢悠悠地解開包欣身上的繩子。“我覺你很合適,可以接替我的位置。”

  “放屁!當初,你也是在這里被他們策反的吧?”陳立心底留了一絲戒備,手中的槍蓄勢待發。

  “說實話,我侄女比你更合適。” 孫云忠無視了他的問題,“但是我不想讓她參與進來。”就在包欣身上的最后一道繩索被解開之時,孫云忠的手里多了一把手槍。

  “你要干什么?”幾乎在電光火石之間,陳立也把手槍對準了孫云忠。

  “唔唔…不…”包欣極力地掙脫還束縛在身上的繩子,撕掉了嘴巴上的膠布,然而下一秒,一聲震耳欲聾的槍聲響起。

  她的身后,孫云忠的胸口已經是血流如注,臉上卻是露出一個滿意的微笑,撲通一聲栽倒在地上。

  陳立沖上前去,一把扶起孫云忠,發現他的槍里根本沒有子彈。

  “為什么要這樣?”陳立用手死死地按住他的傷口,滾燙的鮮血仍舊在他的指間蔓延。

  “徒弟,哪有那么多為什么。”孫云忠勉強擠出一絲笑容,鮮血已經染紅了口舌。

  “替我照顧好欣欣,不要再把她弄丟了。”他的眼睛直直地看著前方,似乎要在這漆黑的空洞中尋找到一絲光明,然而一切都是徒勞的。“就用你們自己的方式活下去吧!有時候,不知道真相反而更好。我累了……”說完,他閉上了眼睛,緊皺的眉毛漸漸舒展開來。

  窗外,晚風吹散了天空中的烏云,皎潔的月光鋪灑在空曠的房間里,包欣看著手中閃著銀光的儲存器,淚水在這清冷的夜色中,晶瑩剔透。

  08

  一個月以后,憑著孫云忠的這個儲存器,湘城公安局搗毀了一個極端的邪教組織分部,涉案人員多達百余人,都是一些高學歷、高智商的社會精英人士。一些從未報道過,甚至從未發現過的刑事案件也漸漸浮出了水面。

  殺死李瑤的真正兇手也被揪了出來,居然就是賀翔,他也是邪教中的一員。

  那天晚上,他開車尾隨李曦,在巷子里發現了奄奄一息的李瑤,看著她痛苦呻吟的樣子,他沒有選擇施救,而是用鐵棒結束了她的生命。因為李瑤頭部本就受傷嚴重,所以當時的法醫并沒有看出端倪。

  孫云忠雖然是被陳立擊斃,但是仍然作為臥底警察追加為烈士。

  誰都不知道這五年,在他身上到底發生了什么,又或者經歷了什么。至于為什么最后他一心求死,這件事也成為了陳立心中無法解開的謎團。

  包欣經歷這次打擊,決定再次飛往英國深造,出發的那天,陳立親自把她送到了機場。

  “這次去,多久回來?”陳立站在安檢口,失落地看著對面的包欣。

  “不知道,也許等心情好一些了,自然就回來了。”包欣提著行李箱,眼睛里露出一絲別樣的情緒。

  “不去,不行嗎?”陳立握緊了拳頭,汗水從掌心冒了出來。

  “舍不得我嗎?”包欣笑了笑。

  “還有很多案子等著你回來調查呢!”陳立心頭一虛,眉毛不自覺地皺了起來。

  “哦……是這樣。”包欣低下頭,數著鞋子上的斑點。

  兩人佇立在大廳之中,許久都不再說話。

  “快沒時間了。”包欣提起行李,轉身要走。

  “包欣。”

  “怎么了?”包欣停住了腳步。

  “我等你回來!”

  “等我回來干什么?”

  “等你回來,我,我們就在一起,好嗎?”

  “傻瓜,不用等我回來了。”包欣放下手中的行李,一把撲進陳立的懷中,欣喜的淚水打濕了她的臉龐,“現在就在一起不好嗎?”

  “好!”陳立的眼中也溢出了淚水,這么多年來,他以為自己一直把包欣當妹妹,直到包欣失蹤的那一刻,他才知道,其實他的心早已塞滿了她的身影。

  “給我一年的時候,等我回來,一起把幕后的主使揪出來。”包欣依偎在陳立的懷里,臉上的神情無比堅定。

  “好!”陳立輕輕撫摸著包欣的頭發,眼底卻起了一層薄霧。

  在孫云中的儲存器里,有一個特殊加密的文件,技術部花了很長時間都沒能破解,這個儲存器最后交給了陳立保管。

  某個夜晚,陳立無意間打開了這個加密文件,隨之而來的,是一場無比殘酷的真相……

  五年前的孫云忠到底知曉了怎樣的秘密,又是什么原因,驅使他消失五年?

  原來,答案早就已經告訴我們了……

  你們——看到了嗎?

  全劇終 晚安

  ∞

  【滑動灰色區域,有你錯過的精選故事】

  

  致命的搖籃曲(上)

  致命的搖籃曲(下)

  來自前男友的艷照威脅(全)

  單親爸爸的禁忌之戀(上)

  單親爸爸的禁忌之戀(下)

  明天的我,你高攀不起(上)

  明天的我,你高攀不起(下)

  青樓作妖記(上)

  青樓作妖記(中)

  青樓作妖記(下)

  別去招惹洋娃娃(全)

  邂逅一場春夢(上)

  邂逅一場春夢(下)

  令人作嘔的男女關系(全)

  殺死自己的女人(上)

  殺死自己的女人(下)

  故事好不好,姿勢很重要

文章標題: 陳立包欣大結局——戀人未滿(全)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zbkrnb.tw/article-95-199145-0.html
文章標簽:未滿  大結局  戀人
Top
一波中特狤在家